在異國看病是一種什么體驗?

                                                                                  分享到:

                                                                                  在異國看病是一種什么體驗?

                                                                                  2023年03月29日 15:30 來源:北京青年報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下周五是第73個世界衛生日,如今在傳染病毒流行的時代背景下,這一天的到來顯得更加富有深意,似乎在提醒大家,我們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需要全人類所有成員一點一滴去守護。本期約請日本、澳大利亞和瑞士三國的中國作者,描述他們在異國看病的日常故事,分享真實的體驗,介紹他們觀察和體會到的方便和不便之處。

                                                                                    不同國家的就醫流程和體驗各有區別,也存在或大或小的問題??此坪唵蔚氖挛锒季哂卸嗝嫘?,不能單一用本國的優勢或不足評判他國的利弊,各個國家需要根據本國具體情況進行取舍和改進。最終目標是為了讓人們在獲得醫療保障的同時,也能夠在經濟可承受的范圍內實現社會公平和公正。

                                                                                    澳洲就醫體驗:聊聊家庭醫生和醫療保險

                                                                                    來墨爾本這些年,第一次接觸家庭醫生是給孩子接種疫苗。按照預約時間,在前臺登記后等待。不一會兒,醫生從診室出來迎接。醫生檢查在國內已經接種過的疫苗及這個年齡段在澳洲入學要求接種的疫苗,然后注明需要補種哪些,再由護士接種,整個過程護士都跟我們很隨意地聊著天。

                                                                                    還有一次,因為孩子的消化問題看醫生。早上電話預約,由于趕上周末,前臺說我們的醫生不在,問值班醫生行不行,我們說沒問題,就幫我們安排在當天中午。到診所的時候,人很少,登記后還沒坐穩,負責我們的醫生就出來帶我們進了診室。

                                                                                    我們敘述了大概情況,醫生細致詢問,又按壓了腹部,就說:“沒事,回家暫時喝點粥,吃點清淡的,精神好了再慢慢恢復飲食。不用擔心,孩子好得很快的?!蔽已a問一句:“要不要喝點兒電解質沖劑?”醫生說,“也可以,不喝也沒事?!?/p>

                                                                                    家庭醫生為表示親切接診不穿白大褂

                                                                                    一般頭疼腦熱不開處方藥

                                                                                    留意到一個小現象,家庭醫生接診時沒穿白大褂??赡芤驗榘拇罄麃喒膭钺t生和患者之間建立更為輕松和親近的關系。當然,如果醫生認為需要制服來保持專業形象或遵循醫療行業的規范,他們仍然可以選擇穿著。

                                                                                    澳洲的GP也就是家庭醫生或全科醫生,通常提供初步的診斷和治療,包括開具處方藥、進行初步檢查等。但頭疼腦熱的小毛病,醫生基本是不會開處方藥的。在一些比較嚴重的情況下,他們會將患者轉介到醫院或??漆t生處進一步診斷和治療。比如突發的重癥或急癥、嚴重的感染、需要進行手術或其他??圃\治的疾病,以及長期慢性疾病的復雜治療。

                                                                                    澳洲共有約6000家全科醫生診所,墨爾本地區共有近千家,提供基本醫療服務,包括家庭醫療、兒科、婦科、老年人護理等。全科醫生診所通常位于社區或城市中心,患者可以就近選擇,無需長時間的等待和排隊,患者可以和全科醫生建立長期的醫療關系。

                                                                                    澳大利亞有兩種類型的醫療保險

                                                                                    為緩解公立醫院負擔政府鼓勵買私人保險

                                                                                    公立醫療保險:這是由政府提供的公共醫療保險計劃。澳洲公民、永居簽證持有人或提交資料申請永居的人皆可享受公費醫療。公立醫療保險可以幫助支付基本的醫療費用,包括看病、做檢查和住院治療等。但是可能無法支付一些額外的醫療費用,例如牙科治療、眼科治療等。

                                                                                    私人醫療保險:這是由私營保險公司提供的醫療保險,可以提供更全面的醫療保健覆蓋。私人醫療保險通常涵蓋一些公立醫療保險不覆蓋的項目,例如牙科、眼科、理療和藥物費用等。購買私人醫療保險可以幫助獲得更快速、更方便的醫療保健服務,同時也可以提供更好的住院條件和更高的診療標準。

                                                                                    我的家庭和身邊的朋友在享受澳洲公立醫療保險的基礎上,也幾乎都購買了私人醫療保險。值得一提的是,政府為了鼓勵個人購買私人保險,從而分流一部分就醫需求到私立醫院,緩解公立醫院的負擔,會根據投保人的年齡、收入、保險計劃等因素按月給予補貼,降低購買成本。

                                                                                    不危及生命的檢查和手術

                                                                                    可能需等數周或數月

                                                                                    盡管澳洲的醫療系統具有很多優勢,并實施全民醫保計劃,但還是有些方面有待改進和完善。其中最常被人詬病的是某些疾病和檢查在有些醫院需要等待的時間較長。

                                                                                    公立醫院在處理患者的緊急情況時,通常會將患者按照嚴重程度進行分級,優先安排緊急和重癥患者的治療和手術,確保他們能夠盡快得到適當的醫療護理。一些相對重癥較輕或不危及生命的檢查和手術排期可能需要等待數周或數月。

                                                                                    不過,此類情況也不能一概而論。不同醫院、不同醫生對緊急程度的判斷也會略有不同。為了減少手術等待時間,可以考慮在多家醫院中選擇較短等待時間的醫院,或者選擇私立醫院。在私立醫院中,等待時間通常較短,但需要支付更高的醫療費用。

                                                                                    雖然澳洲實行的全民醫療保險體系可以保證基本醫療服務的普及,但是對于一些高端醫療服務和藥品,患者仍需要自費或者購買私人醫療保險,導致醫療費用較高。

                                                                                    盡管澳洲的醫療體系注重醫療資源的公平分配,但在一些地區和人口密度較低的地方,醫療資源還是存在缺乏的情況。

                                                                                    文/李木木(現居澳大利亞)

                                                                                    日本各種不同規模的醫院

                                                                                    和診所有何區別?

                                                                                    在日本,看病不一定去大醫院,往往是找離家近、對口醫院就診。我家周邊就有許多專業性很強的診所,比如耳鼻咽喉科診所、專攻胃病的內科診所、糖尿病??圃\所、甲狀腺??圃\所、小兒科診所等等,也有中等規模的綜合醫院,大家各取所需,對癥找醫院。找對醫院很關鍵,因為如果遇上對病癥非專攻的醫院,搞不好耽誤治療。

                                                                                    在日本一家中等規模的醫院看病

                                                                                    流程是怎樣的?

                                                                                    原先我對自己的身體挺自信的,但2月初開始因為工作過勞導致頭昏腦脹,整天暈乎乎的。離家最近的醫院名叫山口醫院,是一家中等規模醫院。日本的醫院不管規模大小,都是非常潔凈的,有的醫院進門還需要換拖鞋。我去的山口醫院是兩年前新建的,有內科、眼科、住院部、急救科。第一次去一家醫院首先到前臺把健康保險證給工作人員,然后測量體溫,工作人員遞給我一張問診表格,讓我填寫癥狀、何時發病、有沒有基礎疾病、服藥是否有禁忌等等信息,交給工作人員,她們放到一個文件夾里遞給我,要我把文件放到3號診療室前的桌子上——這家醫院內科診療室只有1號2號3號三個。

                                                                                    隨后護士即刻讓我進去量血壓,我自己也嚇了一跳,才知道人生第一回得了高血壓病。護士馬上說:“不用擔心,醫生馬上給你診察,可能需要掛瓶?!比缓缶桶盐翌I到用布簾完全隔離起來的“單間”,讓我躺下休息。不一會兒,醫生進布簾單間來問診、用聽診器聽診,還對我說:“是不是工作壓力很大,勞累過度啦?”句句說到我心坎上。

                                                                                    剛才那位為我量血壓的護士進來了,我這才看清她的胸牌上寫著“吉永”。她十分老練地為我扎針抽血和打點滴(抽血和點滴就扎一個針點,護士非常順利地完成了兩個規定動作的銜接)。我突然覺得她笑起來有點像吉永小百合。點滴打上之后,吉永拿了一個小按鈴放在我在床頭,微笑著說:“有什么事就按這個。我們馬上過來?!?/p>

                                                                                    點滴之后,護士帶到我到醫生診室。非常巧的是,遇上一位名叫山中的醫師,精通漢方藥(即中成藥),他似乎想緩解我的緊張情緒,跟聊家常似的問我工作情況和生活習慣,然后他得出治療結論:工作過勞和壓力過大導致血壓升高,用漢方藥調整自律神經。山中醫師似乎對中國文化有興趣,得知我來自中國,他還用鉛筆刷刷刷就畫了個中國地圖,讓我指出故鄉在哪兒。最后給我一張預約下次就診的單子。這家醫院讓我在精神上得到了徹底的放松。

                                                                                    日本實行全民健康保險制度,每月交保險費,個人看病只需負擔醫療費的30%。結算了看病費用后,工作人員給我一張剛做好的寫著我的名字的醫院診療卡,以后來看病必須帶著這張卡。拿到醫生的處方單到醫院附近的藥店去取藥。

                                                                                    日本的大學附屬醫院和

                                                                                    地方政府主辦的都立醫院

                                                                                    據厚生勞動省統計,截至2021年1月,日本共有醫療機關179331個。日本的醫院分布比較均勻,每個地區都有大大小小的醫院,醫院的規模大小不一,業務分工不同。不少大學有附屬醫院,比如東京大學附屬醫院、慶應義塾大學附屬醫院、順天堂大學附屬醫院等等,大學醫院規模大,設備高端,醫師隊伍強大,在日本有這樣一個說法:擁有附屬醫院的大學是挺有實力的。另外,還有地方政府主辦的醫院,如數家東京都立醫院也規模較大、醫療科室齊全,但是多數都立醫院都需要患者持有別的醫院的介紹信才接收患者就診,也就是說小醫院難以醫治的疾病,醫生便給患者寫個介紹信,介紹患者到合適的大醫院醫治。

                                                                                    老齡化社會也反映在醫院中

                                                                                    醫生、護士年紀都比較大

                                                                                    在醫院,看到很多老人是獨自一人來看病,他們拄著拐杖,行動緩慢,但是護士們很細心,看到有老人行走困難,馬上過去攙扶,或者推來輪椅讓老人坐上。老人坐著時,她們就躬身彎腰蹲在地上跟老人說話。

                                                                                    家附近還有另一所中等規模的綜合醫院,特點是醫生、護士年紀都比較大。日本老齡化社會的嚴峻現實也反映在醫療系統了。70歲左右的醫生為病人診治時,經常忘了藥的名字,需要旁邊的助手不時提醒。他們打字很慢,手還有些抖……五六十歲的護士也不少。日本的許多地方醫院還存在護士人手緊缺的現象。

                                                                                    文/黃文煒(現居日本)

                                                                                    一個蘋果引出的“慘劇”:瑞士兒童就醫見聞

                                                                                    星期五的晚上本來是安靜輕松的氣氛,突然廚房里傳出一聲慘叫,然后是撕裂的哭聲:“我切到手了!”我聽到聲音沖進廚房,我的小女兒左手大拇指紅紅的,鮮血大滴大滴地落在地上。她在切蘋果時因為蘋果滾動,不小心鋒利的刀刃割到了手指。

                                                                                    在瑞士,一般來說孩子發燒或者受個小傷的都不會上醫院。如果頭疼腦熱,去了醫生那里也會讓孩子回家自愈,如果小傷痛一般家里都有消毒噴霧和簡單的包扎工具。但是看到這個血往外冒的速度,孩子的爸爸當機立斷要去急診。

                                                                                    從市中心急診到兒童醫院急診

                                                                                    女兒的緊急割傷是如何被救治的

                                                                                    我們住在伯爾尼市郊,坐公交車到市區的兒童醫院急診只需要十幾分鐘。我們簡單消毒以后用紗布包上,爸爸帶著她拿上醫??ǔ霭l了。到了市區他突然想到兒童醫院急診出了名的等待時間很長,所以臨時決定去市中心的急診診所。

                                                                                    到了這里一般5到10分鐘就可以處理傷口。很快一位醫生就來處理了傷口,他快速仔細地消毒、觀察傷口、包扎,同時仔細詢問受傷過程。我們本來以為這就是個縫合就可以結束的傷口,但是醫生說孩子需要去兒童醫院急診室檢查,因為傷口比較深,可能不能只簡單縫合而需要手術縫合。

                                                                                    我的小女兒是個很堅毅的孩子,除了最開始受傷的那幾分鐘因為疼痛和害怕哭了,一直勇敢笑瞇瞇地還跟爸爸開玩笑。又是5分鐘的公交車程到了兒童醫院急診。瑞士醫院的急診中心是沒有那種影視劇般的緊張氛圍的,周五的晚上更是安靜。這里護士們的制服印著五花八門的卡通圖案,大家都穿著昂貴的超輕便運動鞋。急診科值班的手外科專家是個非常時尚的年輕女醫生。她一身白袍,踏著一雙高筒戰靴,背著一個鋁合金的工具箱,像個救傷俠士一樣。后來我們才知道這個時髦的醫生是瑞士小姐的選美冠軍。她再次仔細地檢查創口詢問受傷過程,然后孩子被留在了醫院里等待手術。

                                                                                    因為是周末,而且這個傷不是緊急程度高的手術,等待的時間有點漫長,整整一天以后孩子才排到手術。

                                                                                    出院后還有物理治療和手指復健訓練

                                                                                    整個治療過程很注重孩子的心理狀態

                                                                                    出院第三天開始,孩子到兒童醫院理療部開始了為期三個月的物理治療和手指的復健訓練。手部復健治療師拿出一個手部模型,這個模型有手部骨骼、肌腱、韌帶和神經。她詳細地給孩子說明了受傷的地方,告訴她這個左手拇指是個常見的手指傷,有個外號叫“牛油果切傷”。發生的最常見的場景就是在切牛油果時把刀刃甩到牛油果核那個動作。雖然左手拇指似乎是個不太常用的手指,但它被傷到以后會影響手部握力,所以需要每天練習來恢復功能。

                                                                                    整個治療過程我們觀察到兒童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是很會和孩子聊天的類型。她們在診斷過程中非常注重孩子的心理狀態??梢钥吹贸雒總€人都有一套讓孩子不害怕的話術。過了一天大家看到我的小女兒都說:“啊,你就是那個切蘋果的小女孩?醫生說你很棒,那個切口很漂亮!” 除了安撫孩子之外她們還會隨時普及醫學知識,鼓勵孩子以科學的思維來恢復健康。最后還會鼓勵孩子說:“你做得太好了,以后想不想當醫生、護士或者治療師?”

                                                                                    因為瑞士每個居民都有強制性醫療保險,所以這個漫長而復雜的救治過程費用全部由醫療保險支付。雖然一個蘋果把她送進了醫院,但是整個過程并不痛苦難挨,孩子不僅沒有恐懼感,反而對醫生、護士、治療師的工作有了了解,還學到了很多醫療和護理的知識,提高了日常生活中避險的能力。對我們和女兒來說是一次記憶深刻的經歷。

                                                                                    現實問題是瑞士的兒科醫生人數

                                                                                    遠遠少于實際需求

                                                                                    在瑞士,兒童在出生時候都需要跟兒科醫生(診所)登記,在16歲之前任何醫療需要都算是兒科醫生管轄。而瑞士兒科醫生人數遠遠少于實際的需求。很多新手父母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找到兒科醫生登記上。而且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如果跨州行政區搬家就得在新居住地找新的兒科醫生,很多兒科診所人滿為患所以只接受本州新病人,跨州搬家對于小孩的父母來說簡直是難上加難。就算是跨過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兒科醫生,看病也并不是非常容易。如果孩子有什么不適需要先打電話預約。因為病人很多預約電話非常難打,冬季傳染病高發期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實在是發生緊急情況時,家長是可以直接把孩子送到兒童醫院急診。但是急診室效率并不是很高,進到醫院以后經常要在等候區等好幾個小時才能見到醫生??赡苓@就是他們見到誰都會勸說大家加入醫療職業的原因吧。

                                                                                    文/賈淑芬(現居瑞士)

                                                                                  【編輯:劉陽禾】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久久在国线观夜观欧美永久|欧美人与动性行为高清视频|欧美另类极度残忍拳头交|老湿亚洲永久精品ww47|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午夜一个人